党媒辟谣河北一分为三 系迎合部分人“月经贴”

发布时间:2015-05-13 15:05:33
党媒辟谣河北一分为三 系迎合部分人“月经贴”

[摘要]近日党媒刊文澄清河北区划变更传言,指出谣言是迎合一部分地区的人渴望直辖的心理诉求。中央政府不会轻易搞“大动作”。近年来,多个城市都有过“直辖”传闻,其背后诉求值得推敲。

党媒辟谣

一分为三的设想是将河北省的廊坊、保定、张家口、承德四地划入北京。

11月17日,党媒转载财经微信公号智谷趋势文章,澄清河北区划变更传言,并对上述类似谣言进行了推敲。文章认为,类似信息版本都很多,是名副其实的“月经贴”,只是迎合一部分地区的人渴望直辖的心理诉求。然而,现在中央政府对于省一级的行政区划调整其实是很谨慎的,不会那么轻易地搞什么“大动作”。文章内容如下:

日前,一篇网络文章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这篇文章标题为《APEC后的大动作,拆分河北成定局》。文章称,为了打破制约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行政区划瓶颈,要将河北一分为三,环北京的廊坊、保定、张家口、承德,要划入北京直辖市。唐山、秦皇岛、沧州三个沿海城市,将划入天津直辖市。河北省剩余四市改称“石家庄直辖市”。

文章还说,河北省邢台、邯郸、衡水三市要作为“石家庄直辖市管的地级市”。

文章称,“北京面积显著扩大,其人口承载能力可以超过6000万。为中国城市化进程提供新动力”,“由于这一调整,天津市的地区生产总值将瞬间超过10000亿,其带动力不言而喻”,“将环石家庄的四个市整合为石家庄直辖市(仍然简称为冀),面积4.91万平方公里,人口3066.4 万,GDP总量超过7279亿,整体实力不弱于重庆市。”

这一篇文章为什么是假的?

第一,文章的时间背景明显不对。文章虽然被发布者的标题改成了“APEC后的大动作”,但其实内文里的所有时点都对不上。文章许多地方都谈到“国家十二五规划”要如何如何,但实际上“十二五规划”明年就要结束了,这种对“十二五规划”的预测性分析,只可能是在2010年以前的话。

而内文中的许多数字也露馅,比如加上唐山、秦皇岛、沧州三市,新“天津市”的GDP会超过10000亿,但其实天津市2011年就单独实现了GDP破万亿,文章说“环石家庄四市”GDP超过7279亿,整体实力不弱于重庆市,而事实上2013年重庆市的GDP已达1.27万亿,和7279亿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这些都表明,文章里面的数据都是旧数据,不可能是本次APEC前后的决策依据。

第二,文章明显违背高层的决策理念。文章反复强调“首都经济圈”概念,将其作为做大北京市的理论根据,这和今年以来领导人倡导的“京津冀协同”概念明显有差异,文章还专门说,扩大北京市的面积,“新北京”人口承载能力将突破6000万人,“为中国城市化提供新动力”,明显是鼓励人口涌入北京及其周边,这和京津冀协同战略疏散首都人口,以及新型城镇化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的表述,完全是相反的。

第三,文章作者对中国行政区划制度没有起码的了解。文章说,除划入京津的部分以外,河北省其他地区要改设石家庄直辖市,且不说设直辖市的门槛非常高,仅从这一石家庄直辖市的建制设计来看,作者就是外行。

作者称,石家庄直辖市下还要设邢台、邯郸和衡水三个地级市,这是不符合中国行政区划的基本原则的。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四个直辖市,都没有在内部设置过“地级市”。其中,京、津、沪三市从未在内部设置过任何的“市”。重庆因为历史原因,在直辖之初曾经保留过直辖市直属县级市的设置,但这些县级市在2006年也全部撤销改为“区”了。但重庆直辖市也从未下设过“地级市”,重庆直辖之初,为了过渡,在原四川省万县市和四川省黔江地区保留了可以管理县区的区域性行政机构,但也不叫“地级市”,而称为“万县移民开发区(后改称万州移民开发区)”和“黔江开发区”,这两个事实上的地级行政机构也在2000年被正式撤销了。

互联网上经常有关于某省要区划大调整,或者某地要直辖的传闻。这些传闻是真是假,判断起来并不困难,基本上就上面这三条:1.文章叙述的时间背景是不是当下?2.文章提出的改革方案是否符合高层近期的公开表态或近期出台的文件?3.文章提出的改革方案是否符合中国行政区划设置的惯例?

譬如2011年也曾有过一波关于南京将要直辖的高热度传闻,至今还散见于一些论坛、空间。

这一传闻并不复杂,概括说,就是安徽滁州、马鞍山和扬州的仪征、镇江的句容要划入南京,升格为南京直辖市。同时无锡、苏州升格为“计划单列市”,考虑到上海扩容的需求,未来不排除要将苏州市并入上海,所以未来江苏省会要设在无锡。

同样按照上面三条标准来看,首先这一篇网贴中有“重庆直辖五年来的巨大变化就是最好的例子”这句话,重庆是1997年直辖,表明这个网贴的内容应该是2002年编辑的,在2011年被翻出来显然就呵呵了;其次,再来看上海或吞并苏州市的传闻,也是不符合控制大城市管理半径的高层思路的;再次,无锡要升格称省会,又要成为“计划单列市”,这是不可能的,从1993年起国务院就不再允许省会城市“计划单列”了,因为“计划单列”的实质是一个城市在经济上和省“分灶吃饭”,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加剧了省和省会之间的矛盾,被事实证明行不通。

又譬如说,近期微信上还热传关于厦门要成为第五个直辖市的传闻,判断起来也并不难。

这一传闻称,“我国第五个直辖市的设立已经基本确定。民间呼声较高的深圳、武汉、大连、西安等已遭淘汰,中央决定福建省厦门市将升格为中央直辖市。具体方案是:将泉州市下辖的县级市晋江市南安市石狮市三市归入厦门市,漳州的龙海市整体并入厦门市,设立厦门市晋江区,厦门市南安区,厦门市石狮区,厦门市龙海区,撤销晋江市、石狮市、南安市、龙海市。”

首先,这个传闻一开始的预设就是,中国政府计划要搞第五个直辖市,有若干城市申请直辖市,看谁被淘汰。中国直辖市的设置根本就不是这么个规则,民国时期全国鼎盛时期有十几个直辖市,1949年以后最终只保留了京津沪三个。

1997年,重庆直辖市设立,许多人以为只要是个经济中心城市满足一定条件就可以直辖了。但现实情况根本不是。根据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向全国人大提出的议案说明,当时的三大考虑,除了发挥重庆市“作为特大经济中心城市”的作用以外,另外两项是“四川省所辖人口过多,行政区域过大”和“有利于三峡工程的建设和库区移民的统一规划、安排、管理”。也就是说中央政府设不设直辖市,关键看这个城市有没有必要被设定成直辖市,而不是像申办奥运会那样,大家都想当直辖市各自递个报告,中央政府做一下比选谁条件好谁就能直辖。

实际上重庆直辖的三大标准非常清楚,可以说是未来中央政府新设置直辖市的主要标准。一个城市能不能直辖,第一看是不是区域内最重要的经济中心城市,(重庆的“长江上游经济中心”地位是1994年江泽民考察重庆时提出的,当时重庆尚未直辖)这一地位是否受到了高层的认可?第二看这个城市所在的省是不是存在人口过多,管理半径过大的问题,是不是需要拆分?第三看这个城市所在的区域有没有特殊的重大政治任务或重大工程建设的特殊需要。

对照这个标准就可以看出,关于厦门直辖的传言,基本不足为信。第一,厦门至今只是被定位为“海峡西岸经济区的中心城市”,这还不等同于“海峡西岸经济区的经济中心”,厦门的行政级别虽然比福州等其他城市高,但充其量只是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几个中心城市之一,更不要说作为一个跨省区域的经济中心了。

第二,厦门所在的福建省,无论从面积还是人口数量来说,在全国都居于中游,根本不像当年的四川省那样有分拆的实际必要。

第三,厦门直辖如果硬要找个具体理由,可能和处理两岸事务有关系,但促进两岸和平统一是否需要设置一个直辖市,这个必要性能不能和修建三峡与重庆直辖之间的关联相比,恐怕也要打大问号,现在福建省对台合作的不少前沿地带,如文化上和台湾关联密切的湄洲岛,专门对台开放的平潭试验区,都不在厦门市内,根据关于厦门直辖的最新传言,平潭和湄洲岛都不在拟设的“厦门直辖市”的范围内,要说厦门直辖是出于对台统战目的,那就太牵强了。

要知,现在中央政府对于省一级的行政区划调整其实是很谨慎的,不会那么轻易地搞什么“大动作”。网络上关于某省要拆分,某地要直辖的传闻,一般根本列不出可靠的信息来源,往往是“据有关部门”,“据XX方面”,凸显信源的神秘性,但其实这些信息的编造者往往只是迎合了一部分地区的人渴望直辖的“心理需求”,信息本身完全可能是空穴来风。

此外,这些信息的传播机制也很有趣。比如在PC端,今年6月经历过一次对厦门直辖传闻的热炒,但在微信端则是10月底以后一波密集的发布和转载潮。其实,要想判断一个这类传闻是真是假,随手在搜索引擎上一搜就知道了,这类帖子100篇里,99篇是旧文,只要搜到几个月前乃至几年前的版本,就知道这真是名副其实的“月经贴”,认真你就输了。

事实+

每个大城市都有直辖梦

2005年,郑州被传将增设直辖市,2010年,坊间盛传西安成为第五个直辖市,2011年,南京“被直辖”,2014年,厦门“被直辖”,此外青岛、洛阳、沈阳、大连、苏州、广州、深圳等都传出过类似谣言。关于增设直辖市,年年流言均相似,又总以官方辟谣仓促收尾。

直辖市是行政区域的一种,即“直接由中央政府管辖的城市”。从国内外经验来看,城市被直辖后,随着自主权的扩大,经济潜能往往得到急剧释放。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研究员曲建认为这里面存在三大“冲动”:一是官场有内在的冲动。从行政级别上来讲,直辖意味着正省级待遇,不少官员视之为仕途进步的又一个机会。第二,直辖意味着脱省直接上报中央。这样可以提高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效率,特别是行政管理效率。这个是体制的冲动。第三,发展的冲动。我们应该看到,现在一些副省级城市,比如深圳、西安、广州,它们的经济总量比内地一些省份还要大,财政收入比内地的省份也要多。它们也迫切需要扩张管辖区域,需要向外进行辐射带动,这就迫切需要行政区域架构调整。

直辖之后的好处显而易见。但这里面也存在着省会城市和省一级的暗战,长期以来,我国是以省为单位,发展中心城市,带动其他落后地区发展。直辖之后,全省的经济又成了难题。

在增设直辖市的呼声中,亟盼改革,是许多专家观点的共同之处,矛头指向的其实是现行的行政区划管理体制。我国是世界上政府层级最多的国家,复杂的政府层级让政府行政效率低下,同时造成政府间税收分配分歧频频。矛盾的核心其实在于简化政府财政层级。(腾讯新闻综合南方周末、北京青年报报道)